福州僅存的老街 隱隱尋得過去 昔日豪門輝煌 有如風中之燭 今日鮮亮的繁華 難解今夕何夕 千年歷史轉眼新 三坊七巷舊痕跡

2013/06/13 -- ginzhou
出處: 
中國時報/兩岸視窗

【俞雨霖】

  福州已有千年歷史,但走在福州市區,觸目所及均為新建的大樓與住宅,有如一座新興城市,當地人熱情地解說城市日新月異的新貌,至於一條條的千年老街隨著歲月而傾頹、因為地產開發而拆除,卻沒有太多人覺得惋惜。好心的友人提醒說,要看老街只剩一條了,這個被當地人稱為「
三坊七巷」的老街,當身歷其間,再細細品味,很容易就能感受昔日的虛華,這與台灣的淡水老街、九份老街,甚至三峽老街比起來,有相當不同的風貌,當然福州老街的規模也非一般,它算是一個老街社區,共有七條兩百公尺左右的長巷,雖然已有新舊建築雜陳,但仍無法煙滅老街過去的身影。

  老街地處市中心,可以說被今日的繁華圍著,東臨福州八一七北路,西靠通湖路,北接楊橋路,南達吉庇巷與光祿坊,占地約四十公頃,現居民近三千七百戶,人口一萬四千多人。老街成「非」字型排列,南后街從中而過,南后街兩旁從北到南依次排列十條坊巷。左邊三坊是衣錦坊、文儒坊、光祿坊,右邊七巷是楊橋巷、郎官巷、塔巷、黃巷、安民巷、宮巷、吉庇巷。由於吉庇巷、楊橋巷和光祿坊已擴建為現代馬路,現存的實際只有二坊五巷,不過真要細細品味的話,至少要花四個小時以上,如果有幸的話,還可以到屋內仔細端詳昔日豪門府邸的輝煌。

  圍繞老街區的馬路,又是一番不同的景象,麥當勞、肯德基等速食店無一不缺,霓虹燈的光芒照亮著老街牌坊的陰影,給人有今夕何夕的歷史感,只是路過的紅男綠女,卻無意於老街,而是把眼光專注在街邊一家家服飾店裡擺放的新款衣物。

  走在老街的青石板上,凹凸不平的石板路,灰泥脫落的高牆,破爛的大門與年久失修的屋檐,讓人對老街有一種「風中之燭」的憂心。但如果有心的話,老街也有不少讓人流連的地方,諸如明、清以降名人故居的精製大門,幾乎兩個人高的木門,充分顯示出主人的尊貴,如果來客不夠分量的話,難免會覺得自己的渺小與高攀,記者有幸進入一、兩棟故居內參觀,一眼望進,還以為進入了另一條小巷,深深的庭院,雕花的欄杆,還有樓台、庭院、水池與六角亭,雖然看起來都已有些殘破,但仍感覺得到昔日主人的優雅和意境。

  但在三進或四進的院落裡,名人故居裡卻居住者幾戶、甚至十幾戶的人家,每家分佔一角,過著簡陋的生活,這樣的故居有點像北京的大雜院,豪門巨邸成了一般平民百姓的避居處,而在現住民修修補補下,故居有點像沒落的貴族,在仍然高傲的氣質裡,蘊涵著深藏的悲涼,看起來終究時不我予。

  對一位外地人而言,看到「
三坊七巷」的今天與昔日的身影,除了為故居的遭遇感嘆三聲無奈外,其實也不能夠多說什麼。在福州,當地多數民眾知道老街的人不少,但談老街的人不多,至於真正關心老街的人、珍惜老街存在的人,就更少之又少了,而想為老街的存續費心的人,則已經屈指可數了。

  一位當地文化界人士就很務實地說,其實地方政府也想過老街維護的問題,但一想到整治所需經費太高就猶豫了,現在只能先保護起來再說。而當記者談及台灣老街在假日吸引了川流不息的觀光客,帶來了巨大的經濟價值時,他們的反應有點怪怪的,好像記者話說的有點不太現實的樣子。

  老街真的老矣!人心卻是年輕的。若有人愛說笑的話,可能福州人正在想,如果把「
三坊七巷」變成「三宅一生」的話,那就發達了。當然這樣的比喻有點不倫不類,新與舊之間,對福州人來說,或許追求新潮更有趣一些,就像今天福州的市容。

福州市/(配合休閒美食李安君)福州市的新觀光景點「三坊七巷」。建議圖說:走在修建過的復古老屋,感覺時光倒回,走進歷史裡似的。(黃世麒攝)